背景: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EAEAEF 默认  
阅读内容

乌鲁木齐“七·五”暴力犯罪亲历记

[日期:2009-07-07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对于四十八岁的出租车司机刘振江来说,七月五日的夜晚绝对难以忘记。

  当晚,刘振江送完最后一位乘客,交完车,走进自家住宅小区时,突然冲出两名暴徒,手持棍棒向他跑来。刘见势不妙,夺路而跑,不过为时已晚。

  “躲在四周的十几名暴徒已将我包围,”刘振江说,“这些人我一个也不认识,住宅小区里的人平时都很友好,从来不会发生斗殴的事情。”

  此刻,天色已晚,无处可躲的刘振江遭到了一顿毒打,很快便失去了知觉。等他醒来时,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乌鲁木齐市友谊医院的病床上。

  “是随后赶来的武警战士把他送来的”,乌鲁木齐市友谊医院院长古丽·米热告诉记者。这家医院距离刘振江居住的房屋仅一百来米。

  中新社记者见到刘振江时,他的爱人许丽正在给他喂晚饭。此刻的刘振江,眼睛红肿,鼻梁骨折,鼻腔里堵满了凝固的血液。

  “直到现在,我脑袋还是瞢瞢的”,刘振江说,“我在乌鲁木齐生活了四十八年,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”。由于职业原因,刘振江经常半夜两三点钟独自走路回家,一直很安全。

  丈夫遭受毒打时,妻子许丽并不知道。当时她和往常一样,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饭,那天还特别为辛苦了一天的丈夫烹制了几道好菜。

  “我直到半夜十二点才得到丈夫遭暴徒袭击的消息”,许丽说,当时她很想去医院看看刘振江到底伤势如何,不过小区周围已是乱成一片,到处是被焚烧的车辆,暴徒见有路人就打。

  直到今天早上,许丽才得以安全出门,来到医院探望丈夫。提了一夜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  在友谊医院的病房里,记者还见到了刘永合、赵丽红夫妇,和刘振江不同,他们是在十路公共汽车上被暴徒袭击的。

  “汽车开到新华南路时,十几个暴徒砸碎了公交车玻璃,乘客下车后便遭受殴打,”刘永合说,“暴徒们手持刀、石头、棒子,车上二十多位乘客几乎无一幸免”。

  猖狂的暴徒甚至连小孩也未放过。年仅六岁的迪力·胡玛丽那天正被奶奶领着在二道桥附近逛街,一群暴徒冲了过来,见人就加以棍棒。迪力·胡玛丽脑袋被打伤,眼睛肿了一大块,诊断为轻微脑震荡。直到现在,这位小姑娘还没有摆脱当时的恐慌情景。

  乌鲁木齐市友谊医院院长古丽·米热告诉记者,该院当天晚上九点半接到第一位伤员,目前累计接收了九十八位伤者,床位爆满,不少伤员被安排在临时过道里。

  住院者伤势主要是胸部、脑部外伤和软组织损伤,表明是经过重物击打,“有四人在医院救治无效死亡,目前还有三人尚未脱离生命危险”。古丽·米热说。

  官方公布的消息称,乌鲁木齐“七·五”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事件中,有一百四十人死亡,八百多人受伤。

阅读:
录入:admin

推荐 】 【 打印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      全部评论
发表评论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

点评: 字数
姓名:
内容查询